数学教师为论语注释勘误人文与科学也能美丽力量

2021年05月05日 • 药膳食疗 • 阅读 0

数学教师为论语注释勘误人文与科学也能美丽力量

不然首页论坛信息模块会被人恶意利用 “运用现代思想方法论进行审视,历代注家对《论语》的解读,至少有10多章存在谬误。”华东师大一附中数学特级教师刘定一昨天语出惊人。一场名为“人文与科学的美丽邂逅——《论语》解读报告会”,吸引了来自全市的200多名专家和教师。

刘定一曾在中学教了 8年数学,1999年“转行”致力于跨学科课程的开发,2001年他为学校德育设计“修身”活动,研读“初学入德之门”的《大学》。在这一过程中,他出于数学人重视模式与秩序的习惯,为古本《大学》简洁地重新正序,消除了朱熹本的弊端和留给后人的遗憾。

近年来刘定一工作重心由教学转到教师教育,主持“跨学科名师培养基地”工作。他发现各科高端教师大都局限在专业视野所限范围内,很多时候会有“山重水复疑无路”的感受。刘定一主张通过通识教育来帮助老师们走出心理学所谓的“失望高原”。在古代文化经典中,他首先选择了《论语》,因为《论语》“与现代人的为人处世有重大关系”。

去年刘定一为本市 0名教师开讲《论语》,分29讲讲完二十篇《论语》,仅备课就花去总计500小时。作为这一年辛苦劳作的“副产品”,他在讲课过程中完成了不少为《论语》正义的突破性工作,发现有10多章的意思两千年来就没有被真正弄明白过,“有些误读就好比笔记本电脑的光驱,一直被当作放咖啡的托盘”。最近,他把这些“发现”写成近10万字的《论语》解读“勘误”。

作为一位有着深厚人文功底的数学老师,刘定一解读《论语》秉承了乾嘉学派严谨的治学风格。程树德80万字的四大册《论语集释》、朱熹的《论语集注》、钱穆的《论语新解》、杨伯峻的《论语译注》、李泽厚的《论语今读》、杨树达的《论语疏证》、《说文解字》段注等,都是他案头的必备参考书。对于古往今来浩如烟海的注疏,刘定一进行细细扒梳,凡遇到有疑惑的字词句都进行严格考订。在讲课中,有时为了一个字,他会大量引经据典,反复辨析,既不迷信权威,也不凭“想当然”轻易下结论。

刘定一与历代注家的主要区别在于,他以其深厚的数学、逻辑和系统科学背景,从独特的现代视角对名家的《论语》注释进行内部检测与外部评价,把逻辑学中著名的“奥卡姆剃刀法则”(若无必要,不应增加实体的数目)、“系统的整体涌现性”、“系统的层次性”、“系统拆装原理”、模型思想等运用于《论语》解读,好比在20世纪初的医学临床诊断中用上了先进的X光机,找到了近20处长期以来被误读的“病灶”。

例如,历代对《述而》篇7.17章“子曰:‘加我数年,五十以学《易》,可以无大过矣’”和7.18章“子所雅言,诗、书、执礼,皆雅言也”都是割裂开来解读的,因此使得被割裂出来的7.18章真意尽失,甚至使人忍俊不禁。如杨伯峻《论语译注》把本章解读为“孔子有说普通话的时候,读《诗》、读《书》、行礼,都用普通话。”钱穆《论语新解》解读为“先生平日用国语的,如诵诗,读书,及执行礼事,都必用国语。”刘定一认为,长期的误读使经典的真意被消解了。由于“系统的整体涌现性”,如果将这两章连在一起解读,就可以得到丰满的解释。刘定一的译文是——孔子说:“再给我几年,五十岁学好《周易》,就可以不犯大过错了。孔子一直把学《易》的话挂在嘴边。其他如《诗》、《书》、执礼,都是他常常念叨的。”

听了刘定一长达100分钟的《论语》解读后,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钱文忠的评价是“精当无比,内在关联非常清楚,我找不到任何不能认同的地方”。他尤其对刘老师的解读方法表示出极大兴趣,认为是“为当代人文科学的研究引进了一种新的可行的方法”。

(实习:李明达)

铜川白癜风专科
长春治白癜风哪里最好
TX运动

合作伙伴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