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坛窃手竟成文学新星力量

2021年05月05日 • 中医新闻 • 阅读 0

文坛窃手竟成文学新星力量

专家称现在文学阅读面太小

一个高二学生,将白先勇、杜拉斯等大作家的十几个名篇改了几个字就拿去投稿,结果一些文学杂志和知名论坛误以为发现了一位文学新星,很快予以发表。这个抄袭事件最近被友戳穿,有关文学竟然不识白先勇和杜拉斯的指责,一时间也甚嚣尘上。

事件

抄袭瞄上大作家

抄袭者一般会挑那些名不见经传者的作品,改头换面,署上自己的名字,这几乎成了抄袭者的惯例。可是江西上饶有一个高中生却剑走偏锋,瞄上了大作家,并且让大作家的作品堂而皇之地以她自己的名字发表。

这件事情最近在上炒得沸沸扬扬,有友罗列了这个高中生 年内涉及抄袭的作品有19篇之多。据说该高中生入选《北大中文论坛小说年鉴》(电子版)的《阿凤》和《断水人》,就是分别抄袭了白先勇的《孽子》和杜拉斯的《断水人》。昨天把几篇文章对照一看吃惊地发现,除了主人公的名字改了一下外,其他几乎一模一样!另一篇发表在著名文学杂志《黄河文学》的《少年事》,抄的则是络写手公子欢喜的《那些风花雪月》,抄袭的大胆程度,和之前没有什么两样。

那个高中生一时间成了众矢之的,在强大的压力之下,她进行了道歉,并从博客上撤下了这些抄袭文章。不过也有友将矛头直指那些发表抄袭之作的文学们——如果说当年郭敬明抄袭庄羽,因庄羽的无名而使小说得以发表的话,那么现在文学们难道连白先勇、杜拉斯的名作都不知道了吗?“为什么她抄袭了整整三年,只有被友在无意中发现才曝光?”

当事

“原来阿狸是咱中国原创的!”观众张先生兴奋地对笔者说。在阿狸展区 只读过白先勇《游园惊梦》

昨天联系到《黄河文学》,该杂志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,他们现在还不知道《少年事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,当听说有友指出该文抄袭了《那些风花雪月》,这位工作人员表示会去核对此事,“不过上的文章太多了,我们哪里知道哪一篇被抄袭了?”觉得很无辜的还有北大中文论坛的“儒帅哲师”,作为当事的文学,他在其博客上为自己辩解:“我看过白先勇的《游园惊梦》,因为听说是意识流小说,但看完没有引起我的兴趣,所以我以后就没怎么读过他的作品。”至于杜拉斯,“儒帅哲师”声称杜拉斯的作品他看过很多,尤其是她的《情人》,但是,“这篇《断水人》,是络上的,并不是文集里的,也正因为如此,大多数朋友通过文集读过杜拉斯的大部分作品,可却没读过这篇《断水人》。”

“现在一些文学的阅读面太小了,很多有名的作品他们竟然都不知道。”昨天复旦大学中文系一位教授对说,“过去,一名文学的阅读量起码在几千万字,但是现在能达到几百万字已经算不错了。而且即便是发表在上的作品,只要他们去搜一下,就不会让抄袭之作漏的,可是他们显然没有这么做。”近来抄袭事件时有发生,这固然有利欲熏心的作者越来越多的原因,但文学缺乏把关能力也是一个重要因素,“只有看得比作者多,才能看出抄袭的破绽,否则,就只能任凭作者摆布,文学杂志的质量也就可想而知了。”

(实习:马妍)

唐山不孕不育哪家好
老年性阴道炎的调理
长春包皮过长哪家好

合作伙伴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