棺山夜行第章狡诈营养

2021年01月15日 • 中药养生 • 阅读 0

棺山夜行第章狡诈营养

棺山夜行 第117章:狡诈

我不明白三儿是什么意思,为什么要把绳子扔进水里,而且还不让我捞绳子。

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我看着三儿很不解地问道。

“有些时候人要面对很多抉择,特别是对重要的事和重要的人,能皆大欢喜固然是好,但如果不能,就要做出痛苦的选择。”三儿停顿了一下,接着说道:“我知道这种选择对于你来说很难,所以我不得不帮你做出选择。也许这段时间你会觉得很痛苦,你的内心会很挣扎,但这一切都会过去,我相信用不了多久,你就会平静下来,继续过你喜欢过的生活。”

三儿说话的时候,我是有听,但眼睛一直在看水中的绳子,心里担心的是老嫖和刀疤,所以根本没时间去想三儿说的是什么意思。

“你说这么一大堆和你把绳子扔水里有什么关系?”

我说完就要起身过去捞绳子,绳子正在慢慢地下沉。可是我刚起身,还没站起来就被三儿一只手按住了我的肩膀。

“我想你是没有听明白我和你说的话。”三儿一下子把我又按坐在地上,继续说道:“你不该再去碰那条绳子,他们应该和明确提出过渡时期总路线的基本内容。这里的秘密一样,永远地保留在这里。”

这句话我听明白了,心里瞬间咯噔一下,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,他他娘的是要置老嫖和刀疤于死地。

我当即回想到刀疤落水时的情形,明明我们当时都是手牵手走着,以三儿的身手,就算是刀疤不小心掉进水洞里,那他也可以立刻就把刀疤拉上来。可是他没这么做,不但没去救刀疤,而且还没让我去救,反倒是让距离最远的老嫖下水去救,这不合乎常理,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故意的。甚至有可能连刀疤落水都是他故意弄的。

我不知道自己想的对不对,不管是不是三儿故意这样,我此刻都对他特别的失望,并且对他扔绳子的行为有些憎恨。

虽然我和老嫖之间的情义不比桃园三结义,但我们也是兄弟之情生死之交,我怎么可能眼睁睁地看着三儿害老嫖。

“你他娘的疯了吧。”我骂了一句就推开他按我的手,奔着水中的绳子走过去。

三儿当即横在我身前,猛的向后一推我,直接把我推倒在地。我一看这样不行,他在这挡着,我根本过不去。

我一边爬起来一边想怎么过去,立刻心生一计,对着三儿就做了一个绕着跑的假动作,三儿还真信了,身体朝着我假动作的方向挪动一下。我趁着他挪动的一瞬间,朝着水坑就扑了过去。

我是看准了才扑的,心想只要身体能俯冲到绳子那里,那我就能抓住绳子。哪曾想三儿根本不给我抓住绳子的机会。

我身体刚扑在半空,他就一抬脚踹了过来,我当即就感觉腰部巨痛,身体不再向前俯冲,改变了方向,朝着侧面横向就飞了出去,直接拍到水洞的洞壁上,然后就是两个360度的全身转体,直到撞上高一点的石块才停下来。

我不知道自己的肋骨是不是被三儿踹折了,感到无比的疼痛。

我咬牙坚持爬了起来,看了三儿一眼,骂道:“你***真疯了。”

“不是我疯了,是你不够冷静。你应该坐下来仔细想想我为什么要这么做。”

“去你?妈的,不管为什么,我都不允许你这么做。”

我骂完就发现三儿的眼神变了,变的我都不敢直视。

那是极为冷血的眼神,一副六亲不认的样子。眼神里充满杀意,似乎是在提示我,再过去连我一块干掉。

看着他这种眼神我是有点害怕了,但我不能因为害怕就不管老嫖和刀疤的生死。

我瞄了一眼水坑中的绳子,只剩下一点绳头了。

这下我可真急了,心想必须在绳子沉下去之前抓住绳子,不然老嫖和刀疤都得死在水下。

可是干着急没有用,三儿就挡在那里,死活都不让我过去,现在要想拿到绳子堪比登天。

我看一眼地上的石块,没有一块足以把三儿打晕的,都是些小石头。

看着地上的石头,让我想到了背包里的枪,心说,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了。

我是想好了,如果我拿出枪三儿要是不怕,我就对他腿来一枪,不管怎样我也不能杀他,毕竟他是慕容家的人。而且我也不可能干出杀人的事来。

我手刚去摸背包,三儿就喊道:“没用的,来不及了。”

他这么一说,我立即去看绳子,还以为绳子沉下去了。一看发现还有一点,心说,还***想唬我。

看完绳子我本能地看了三儿一眼,他手里捏着一支镖正对着水里的绳子,我立即大叫道:“别。”

一切都来不及了,不管我的声音有多大,也无法阻止他。三儿手中的飞镖几乎是和我的声音同时发出,直奔水中的绳头。他是要把绳子彻底打到水底。

我见状也顾不得拿枪了,一个跃身奔着水坑跳去。想法是好的,但现实很残酷,我是跳进水坑里了,可并没跳到水洞里。等我再想起身往水洞里跳的时候,三儿就已经来到我身旁,一把掐住了将带动带动成本支撑走低。我的后脖子,就往水里按我的头,一边按还一边说:“看来我该帮你冷静一下。”

这是我第一次被人把头按在水里,那种感觉极其的痛苦。我挣命的反抗,可是无法挣脱三儿的大手。

我从没想过三儿会是如此心狠手辣,我不知道自己被按了多久,只感觉胸部要爆炸了一样。就在我已经无力挣扎的时候,三儿把我从水中拽了上来。

“冷静了没有?”三儿问道。

刚被拽上当然来时我根本无法说话,就是在不停地干咳,喘了几口粗气后,才骂道:“冷静你妈了个逼。”

“你应该知道你是在和谁说话。”

我刚要回答知道,就是在骂你。话还没说出口,又被硬生生地按进水里。

这一次可和刚才不同了,头进水里的时候是张着嘴,一下子呛进一肚子的水,脑子立刻晕晕的,一时间感觉什么都模糊了。

那一瞬,我以为自己必死无疑。

贵阳子宫内膜炎哪家好
晋中看白癜风专科医院
西安治疗子宫内膜炎哪家好

合作伙伴

友情链接